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生活 > 热门剧情 > 专访宁瀛:男主角有望拿影帝 葛优曾是我的龙套

专访宁瀛:男主角有望拿影帝 葛优曾是我的龙套

[导读]唯一入围东京电影节竞赛单元的华语片《警察日记》导演宁瀛,在首映礼后接受了腾讯娱乐专访。谈到现在中国电影市场火爆的情况,宁瀛表现相当兴奋,据悉她也将以浪漫喜剧导演身份加入商业大战。

专访宁瀛:男主有望拿东京影帝 葛优曾是她龙套

宁瀛

专访《警察日记》导演---宁瀛

44'6''

14

腾讯视频

专访《警察日记》导演---宁瀛

推荐视频:

正在播放

腾讯娱乐讯(文\楚飞 图\小西 视频\张超) 东京的天气逐渐变冷,这两天常是雨天。跟导演宁瀛的采访早在来东京前在微信上就约好了,她的新戏《警察日记》是入围本届东京电影节的唯一华语片。首映礼是在TOHO影院最大的影厅内做的,当天约她拿票,递票时,她的手还有些抖,“在内蒙古拍戏时冻的”,她笑着说。在后来看完电影的见面会上,被问到戏中的女主角是否也是牺牲者的问题时,她突然哭了。但我之前对宁瀛的印象,还是停留在讲精神病人的影片《A面B面》,那是部后半段完全看不下去的闹剧,所以看了主旋律的《警察日记》之后,她又把我拉回到了拍纪录片的那个时代,只是这次,她记录的这个真实的人物,是以非英雄式的手法在讲一个英雄的故事。

主流价值观的挑战:观众很容易排斥

腾讯娱乐:昨天见宁导的时候,你的手还有点不灵泛,这部戏在内蒙古拍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

宁瀛:电影拍完,这些苦就不要再提它了。

腾讯娱乐:拍警察题材的戏时是不是会受到各方挑战?

宁瀛:有一场戏拍得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们有一个顾问白老师,他是公安派来的,剧本写完了以后他要先看一稿,他刚一看完就特别不满意,给我们提了很多意见,什么地方不符合事实。但其实剧本在做的时候,先是编剧宁岱采访一圈,剧本写完了,我们都采完景,又带着主演王景春、陈唯涵去采访这些真人真事,很多情况我们更是第一手的。比如郝万忠的司机,记忆力非常好,他能够把我剧本中所有涉及到的故事点或者我想要做的东西甚至还没有的,完全复述当时的情节。但因为白老师不满意,又激发了我的创作(欲)。我是个很严谨的人,在给白老师看之前,就已经做了所有的功课,他还不满意,我就再做一遍调查,看到底是白老师有误还是我有误。当然后来证明还是我们调查得更准确,因为白老师是通过另外一个电视剧剧组了解的情况。

腾讯娱乐:纪实片是应该先保持真实性的。

宁瀛:白老师一再说,最大的问题是郝万忠是5月份去世的,是春暖花开的时候,你这个是冬天拍摄,根本就不对。我们是11月底开拍的,1月中结束的,是最冷的时候,不可能做到春暖花开,要不然这场戏扔下,以后再拍。白老师是很负责任的,他就很希望你重拍这个东西,我就给制片人出了两套方案,我说你必须现在拍,如果你有资金,你可以夏天回来再拍,但从我作为负责人的角度来说,只有现在拍是一气呵成的,不可能这样中断,到时候演员在不在都是回事,气候都不重要。后来我们就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制片人还挺支持的,说好,我们就这么定了。

腾讯娱乐:影片在结构上是非常严谨。

宁瀛:郝万忠这个故事,最后变成了一个纯粹的人物故事,从头到尾一气呵成,这种情感,是很自然的奔放的东西,包括一种安东尼奥尼式的那种现代的镜头语言,这个形式是《公民凯恩》以来人物传记的一个类型了,所以《公民凯恩》那种结构的严谨性,我们都从几个角度去探索这个题材的可能性。最后呈现的效果,我给我自己打一个高分。

腾讯娱乐:你自己的电影是一定追求宁瀛痕迹的么?

宁瀛:我是巴黎留学回来的,又去美国哈佛学了一段时间,欧洲那种对创作的严谨态度和方法,对我影响还是很深的。我跟贝托·鲁奇一起拍《末代皇帝》也是从剧本跟他做起。我记得片子拍完以后我们俩见面,他跟我说,这片子我们像拍纪录片一样地拍末代皇帝的一生,这是一种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对待创作的世界观,所以我是非常在意第一手资料的。其实我都不用别人来给我把关,我一定会把第一手资料做得比谁都清楚。我的影片,要让所有对这个事的内行认可,在这个前提之下,我再做我的创作,它还要成为一个宁瀛式的电影,宁瀛电影的痕迹很重要。从《找乐》、《民警故事》、《夏日暖洋洋》,甚至《无穷斗》和《希望之旅》,都是我一贯的创作态度。

腾讯娱乐:《警察日记》里有一些你在留学时学到镜头的处理么?

本文地址:http://www.nuomifan.net/yuleshenghuo/remenjuqing/14806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