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两性 > 新中国70年的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当代文学

新中国70年的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当代文学

  中国当代文学走过了70年,它是共和国的产物,伴随着共和国一起成长。共和国的成立来之不易,它是数十年来革命斗争和革命战争的胜利之果,因此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也就成为了刚刚诞生的当代文学最重要的写作资源。以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为题材的小说创作不仅开创了当代文学的辉煌,而且也为当代文学铺上了一层明亮、沉着的底色。

  红色经典奠定基调

  早在共和国成立前夜所召开的全国第一次文代会上,周扬就怀着胜利的喜悦对作家们发出号召,去写给人民带来胜利的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他说:“这将成为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历史上最有价值的艺术记载。”以1949年出版的《新儿女英雄传》(孔厥、袁静)和《吕梁英雄传》(马烽、西戎)为标志,一批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相继出版,如孙犁的《风云初记》、杜鹏程的《保卫延安》、刘知侠的《铁道游击队》、吴强的《红日》、曲波的《林海雪原》、冯德英的《苦菜花》、刘流的《烈火金刚》、梁斌的《红旗谱》、杨沫的《青春之歌》、罗广斌和杨益言的《红岩》等。这些小说几乎都受到读者热烈欢迎,如《红日》1957年初版就印了4.5万册,两年间的发行数高达65万册;《青春之歌》1958年出版时就连续6次印刷,共印刷了39万册;《林海雪原》1957年出版,到1961年已累计发行100多万册。这些作品后来被称为“红色经典”。红色经典宣扬了革命历史的进步性和正义性,张扬了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理想主义和民族团结的中华民族精神。红色经典实际上已为当代文学奠定了基调,它使得当代文学基本上沿着现实主义文学精神向前延伸,并以表达时代和人民心声作为正道。

  宏大叙事是红色经典的基本叙事模式。被冯雪峰誉为“英雄史诗”的《保卫延安》(1954年出版)是第一部大规模正面描写并讴歌人民战争的长篇小说。作品全景式地反映了1947年毛泽东、彭德怀领导的延安保卫战,歌颂了广大军民浴血奋战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描绘了一幅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画面。作品在艺术上有其独特的风格。首先,作家着力把英雄人物高尚、壮美的精神世界和对战斗生活的深入思考、强烈的激情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并且通过诗歌般的语言表现出来,它浸透着作家对战斗生活的深入思考和强烈的激情,它不是在空洞乏味地议论和矫揉造作地抒情,而是体现出一种哲理性与诗情的有机结合。1957年出版的长篇小说《红日》是吴强的成名作,更是一部规模宏大、具有史诗意味的描写革命战争历史的长篇小说。小说以陈毅、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由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最后在孟良崮全歼国民党七十四师的史实为依据,以1947年涟水、莱芜、孟良崮三个战役作为情节发展的主线,对一个军队由挫败到胜利的战斗历程做了全景式的描述。

  共和国初期的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洋溢着浓烈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精神,这并非一种有意的安排,而是作家们发自内心的真诚表达。因为绝大多数作家都是从革命斗争现场走过来的,自身的经历使他们对革命有着深切的体验,对于用血肉之躯创造新生活的战士们怀有真诚的赞美、敬仰之情。写《保卫延安》的杜鹏程,写《铁道游击队》的刘知侠,写《红日》的吴强,都沐浴过战争硝烟。杜鹏程作为新华社记者,跟随西北野战军的一支部队,转战于陕北,参加了许多次战斗,走遍了西北的大部分地方。吴强在部队长期从事宣传领导工作,亲身参加过抗日战争以及解放战争中莱芜、孟良崮、淮海、渡江等重大战役。写《林海雪原》的曲波就曾是一支小分队的指挥员,在东北深山密林里进行过艰难的剿匪战斗。罗广斌和杨益言都是作为革命者被抓进国民党监狱,是监狱斗争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将共和国早期的一批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称之为“红色经典”是有道理的。这不仅寓意着革命的本质,而且还因为这些作品浸透了作家们内心的真诚和热血。后来有些作品的红色基调不那么鲜明了,这既与作家的思想跟不上时代发展有关,也与作家缺乏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有关。

  主题开掘刚柔相济

  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作为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的基本主题,充满了阳刚和高昂的气势。但如果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将其作为共同追求的主题,放弃对革命历史价值的多方位开发,便会带来概念化和审美风格固化的问题。因此,上世纪50年代的革命历史和革命战争小说偏重于强调革命最终胜利的意义,而对个体生命价值本身的关注不够。有些作家注意到这个问题,并针对这一问题进行补救,他们在主题开掘上把更多的目光投向“柔”,做到刚柔相济。这主要体现在对人性和诗意的书写上。

本文地址:http://www.nuomifan.net/jiankangliangxing/936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